茜兰

眼睛是心经的窗户

这几天沉浸在一些思绪中
明知是假的
却玩的忘乎所以

尽力了,从《洋葱》到现在,很长时间,非常喜欢。第一眼看到,就觉得,这是个深情的人。认真,耿直,输不起,可爱的,帅气的,软萌的你,我都好喜欢。

五分喜欢的人,恨不得把他挂在嘴上招摇过市。有七分喜欢,就只能跟至亲密友分享。 有十分喜欢 ,那就谁也不舍得说了,憋着每天憋着一点小高兴,像只松鼠攒着满腮帮子的果仁。


------ 《涙が止まらないのは》


五分是我
七分是我
十分还是我

好像
不说话
一个人的时候
可以更加心安
你无法揣测别人的想法
无法预料别人要说什么做什么
把原本自己
老实交给别人
有些可怕
可我是什么样的呢
我的小心思
我喜欢和不喜欢
我开心或者难过
都瞬息万变
我的话语
是我期待别人认为我为何物
的引导
我的心念中
引导别人的东西
更加恒常坚固

往往为此
而奔波劳碌
费尽心思

我明白
这一切
如果不常常忆念
都会很快过去

即使是相同的容颜
我们两个还是不一样的
在于哪个星星的光
点亮了我
在于在长久的时光中
我的所想所做

天之在我者德也

业力推动我到来
周身是无始以来的习气
所以六道流转
受尽痛苦
终于我遇到了你
我能看到自己的进步
意识到自己需要一步步努力
感谢你的温暖
它让我长久的安心
感恩你的温暖
让我想要把它带给别人

信为道源功德母
明理而存信


听一次师兄的课
总是能恰到好处的让我明白一些东西
比如我这一段时间在思考
他正好就讲了
开心开心

昨晚值夜班,十点来了一个急诊病人,男的,八十多,按压着进来的,第一次见这种情况,来的时候瞳孔已经散大了,四肢凉,上监护后血压老是测不到,氧分压基本就是30,一直处于特别快的呼吸的状态,跟喘似的。心电图只连了四肢,老师给他上各种药,我吓的不行。这个是我们另一个老师的老病号,又是亲戚,碰巧这个老师在休假。病人没上来的时候,值班老师还说,这是你们那个老师的老病人,应该没啥事,每个月都过住来几天。结果病人以推上来那个场面我就慌了,一群人围着,现在一回忆,就感觉很紧张很乱。
病人家属过来的还是挺多的,有一个儿子,一个闺女,五六个小辈的。因为基本不行了,就没有插管,十二点的时候家属签完字,就把多巴胺什么的药就停了。
其他的亲人有两拨在来路上,病人的兄弟过来的时候,心率从一百五突然就降到了一百二,(这边是老师说的)在后来早晨六点多,他侄子从北京赶过来了,看了一下,就下楼吃饭的时候,呼吸就没了,心电图也抬起来了一点。
值班老师说,这样的情况挺多见,有时候撑着最后一口气,等着想见的人。
原来听说,人死如生龟脱壳,他不知道会有多痛苦。
我一开始一直犹豫,要不要念地藏菩萨圣号给他听,脑子里一直打架,怕念出来别人用异样眼光看我,怕有人毁谤造业,后来感觉如果我不帮他念,以后一定会后悔,我就趁着老师出去,只有护士和家属在的时候念了三声,声音不大,希望可以听到。